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被迫上市卻意外暫停,逼上梁山的商湯科技

早前,由于同屬“AI四小龍”的依圖、云從、曠視的IPO計劃均不順利,所以當商湯科技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時,一度有業內人士高呼“硬科技的勝利”。

然而,商湯科技卻在這最后的關鍵當口突發意外,失去了12月17日赴港敲鐘的機會。不禁有人調侃,說其距離成為“AI第一股”的“萬里長征”只差最后一步。

2021年12月13日,商湯科技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稱,公司將推遲原定于12月17日的IPO計劃,所有申請款將不計利息悉數退還申請人。

商湯科技的IPO只差臨門一腳,之所以被迫暫停,是因為進入了美國政府的“非SDN中國經濟綜合體清單”,也就是俗稱的“黑名單”。而這已經是商湯科技自2019年起的“二進宮”了。

被迫上市卻意外暫停,逼上梁山的商湯科技

有相關人士發布消息稱,商湯科技此次只是暫停當前的IPO計劃,而非停止,公司依舊致力于年底完成上市。IPO的延期意味著在這段時間商湯科技無法依靠股市融資,對于一個高營收卻持續虧損的公司而言,這并非一個好消息。

2018年,商湯科技完成了來自于阿里的4億美元投資,自此成為了全球行業內名副其實的“AI獨角獸”。然而,三年過去了,商湯科技卻走入了核心業務增長緩慢、新開發業務前景不明朗的怪圈。

外界對其的看法,也從一開始的“技術背景過硬,大有可為”,變成了直指其“高營收不盈利”。這一切究竟是為什么?

一、困于“AI第一股”的商湯科技

2018年,商湯科技的CEO徐立曾說:“商湯科技是全球領先的人工智能平臺公司,未來將以技術為核心,賦能更多行業!

近些年的國內人工智能領域正如當時的徐立一般壯志凌云:在國家政策對AI技術的不斷肯定與強調的背景之下,行業工作者們因自己所參與的事業感到與有榮焉,他們在技術領域持續深耕,鉆研現實中的技術應用方向。

中國的人工智能發展水平迅速走到了世界前列,成立了眾多人工智能企業。在這些企業中,尤以商湯、依圖、云從、曠視四家“硬技術”公司最為引人注目,合成“AI四小龍”。

然而,在資本的眼中卻并非如此景象,A股市場似乎并不認可AI企業的“生錢能力”。

曠視、云從的上市之路一波三折,最終轉投科創版,目前并沒有相關消息;依圖于今年7月IPO終止之后,就再無其他動作。他們之中只有商湯通過了港交所的聆訊,獲得了市場認可。

能夠有這樣的成績,商湯科技自然有他的底氣在。

公司2014年成立,4年后估值達到60億美元,當前的估值在120億美元。與其他三家公司相比,商湯科技表現最為突出的不外乎營收和毛利率兩項數據。

據《商湯科技招股書》(以下簡稱《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商湯科技的年總營收分別達到了18.53億元、30.27億元以及34.46億元;2021年,商湯科技上半年營收之和為16.52億元。

相關資料顯示,2019年商湯科技的總營收超過了同年云從、曠視、依圖三家之和。在2020年,同為“AI四小龍”的曠視科技營收為13.91億元,云從科技僅為7.55億元。而依圖科技2017年—2020年6月三年半的總營收僅為14.7億元,尚不及商湯科技2018年的單年數據。

被迫上市卻意外暫停,逼上梁山的商湯科技

除去節節攀升的總營收,商湯科技在毛利率方面的表現也有成績。

《招股書》顯示,商湯科技2018、2019兩年的毛利率分別為56.5%和56、8%。又于2020年增長至70.6%,而同年,云從科技的毛利率僅為43.2%。今年上半年,商湯科技的毛利率實現了又一次增長,已達到73.0%。

不管是總營收還是毛利率,商湯科技都在傲視群雄的基礎上實現了逐年攀升的態勢,確實是“AI四小龍”中名副其實的“頂梁柱”。

只是在“互聯網那些事”看來,商湯科技能夠被稱為“AI第一股”,除去各年度收益數據表現優異的原因之外,未必沒有其他三家公司襯托的結果。

對比商湯科技2018—2020年的營收數據可以發現,公司的營收雖然逐年攀升,但其營收增速卻在放緩,從63.4%降至了13.8%。

被迫上市卻意外暫停,逼上梁山的商湯科技

因此,該數據雖然真實,但卻不夠客觀。

至于為何商湯科技會出現營收增速放緩的情況呢?2020年的疫情必然是一個重要的原因,除此之外,聯想到公司目前“巨額虧損”“盈利難”的狀況,“互聯網那些事”認為應該是商湯科技的業務出現了一定的問題。

二、有業務結構,無商業版圖

商湯科技的業務主要集中在企業服務智能化、城市管理智能化、個人生活智能化、汽車出行智能化四個方面。

其中智能企業與智慧城市是其核心業務,智能汽車則是公司新上線的業務。

在“互聯網那些事”看來,商湯科技的營收增速放緩與上述三項業務的表現存在一定的聯系: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智能企業與智慧城市兩項核心業務的營收增速放緩,以及新上線的智能汽車業務表現不佳共同造成了最終的結果。

企業智能化管理與智慧城市建設作為過去幾年的風口,為商湯科技帶來了高額的營收。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行業內不斷發展,能夠帶來的營收必然趨于平緩。

被迫上市卻意外暫停,逼上梁山的商湯科技

以智能企業為例,商湯科技的客戶以正在進行數字化轉型的企業為主,收入主要來自企業方舟開放平臺的訪問費用以及方舟系列軟硬件的訂閱費。

但是數字化轉型對企業而言是全新的領域,需要企業經營管理達到一定的階段,具備轉型條件的企業會在轉型的過程中觀望轉型的成果,以此來斟酌下一步的方向。

而其他的企業自身還存在一定的問題(如部分制造業企業需要達成“減碳目標”),無暇顧及轉型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商湯科技自然陷入了無限的等待之中。

而智能汽車領域尚還處在發展之中,整個行業還在不斷進行技術革新,發展此項業務意味著長期的研發投入。再加上行業參與者眾多,競爭壓力大,比較起來,并不劃算。

在“互聯網那些事”看來,新老業務交替所產生的營收陣痛背后反映出的是企業業務端的結構性問題。

被迫上市卻意外暫停,逼上梁山的商湯科技

一直以來,商湯科技都致力于經營B端業務:智能企業、智慧城市圍繞其他企業以及各級政府進行布局,智能汽車對接的也是造車廠商;其在C端市場的表現卻乏善可陳,能夠拿出的案例也只有美圖秀秀的AR場景以及小紅書的濾鏡等。

而已經在A股上市,位列“AI三巨頭”之一的科大訊飛能夠在疫情期間實現130億元營收,歸母凈利潤13.64億元的關鍵就是其面向大眾生活的智慧教育業務。

根據弗羅斯特沙利文的報告,計算機視覺軟件是中國人工智能軟件市場中占比最大的板塊,未來4年復合年增長率超過40%。對于增量可觀、需求巨大的C端市場,商湯科技似乎并沒有表現出足夠的興趣,但這卻極有可能成為它扭虧為盈的關鍵助力。

三、高研發投入要背長期虧損的鍋嗎?

據《招股書》顯示,商湯科技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儲備195億元,再加上如此之高的營收,看起來似乎并不缺錢。事實果真如此嗎?

我們不妨來看一看商湯科技的研發投入。

2018年起,商湯科技在研發、創新領域持續發力,投入金額逐年攀升。

《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商湯科技的研發支出分別為8.49億元、19.16億元以及24.54億元,對應的研發費用率(即研發支出占同時段總營收的比率)分別是45.8%、63.3%以及71.1%。

在2021年上半年,商湯科技在研發投入方面更上一層樓,達到了17.72億元,要知道此時商湯科技的總營收也僅為16.52億元?梢砸姷,公司的研發費用率逐年飛速上升,已經到了臨界時刻。

商湯科技在《招股書》中還表示,此次IPO募得的最多60億資金中,將有60%用于研發,25%用于新業務的開發。這足以表明,之后的一長段時間里,商湯科技在研發上的高投入還將持續下去。

被迫上市卻意外暫停,逼上梁山的商湯科技

商湯科技作為國內的“硬科技”龍頭,三年半凈虧損卻超過240億元。

雖然存在公司上市前估值過高導致的優先股貶值的情況,但研發端的持續高投入也是值得被重視的原因。商湯科技在研發領域持續高投入是否值得,也是業內一直爭論不休的問題。

或許有人認為,對于商湯科技這一類身處技術層面的公司而言,技術上的領先有利于培育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因此,研發端的高投入意味著公司更重視可持續的發展。

但也要看到AI行業的技術特點,對于一項AI技術而言,從最初的研發到最終的商業化需要經歷很多個階段,每一個階段的研究經費都十分可觀。因此技術深耕所帶來的資金需求是長期的,回報則是緩慢的。

在“互聯網那些事”看來,企業的可持續發展無可厚非,但如此之高的資金投入必然會對盈利造成一定的影響,這也是包括商湯科技在內的想要上市的AI企業必須提起重視的問題。

人工智能行業依舊是未來十年最受矚目的行業,而商湯科技這樣愿意在技術領域不斷深耕的企業則代表著這個行業的希望與價值。

雖然高營收、高估值卻難以盈利的現狀為商湯科技征戰股市蒙上了一層陰影,但他所耕耘的事業依舊值得鼓勵與期待。

參考資料:

1 《第一財經》:商湯延遲IPO:三年半虧逾240億,招股書47次提“元宇宙”

2 《BT財經》:商湯科技的信任危機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人工智能 獵頭職位 更多
掃碼關注公眾號
OFweek人工智能網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漂亮少妇被修空调侵犯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