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在技術與盈利之間曠視該如何搭建橋梁?

2021-11-05 09:21
藍科技
關注

【藍科技觀察】今年十月,一起敲詐案將曠視科技又拉回了大眾視野。

曾經在曠視科技當司機的胡子健,以含有公司敏感信息的錄音出售給競爭對手為要挾,向曠視科技的CEO印奇敲詐勒索人民幣三百萬。而就在這件事發生的一個月后,曠視科技提交了科創板IPO申請。

過去一直被冠以科技新貴、曠世奇才之名的印奇一定想不到自己再次出現在新聞中的時候,并沒有帶著好消息出現在財經板塊,而是帶著處境尷尬的曠視科技曝光于鎂光燈之下。

01“刷臉時代”的開拓者

曠視科技被稱為中國的“AI四小龍”之一,由三位畢業于清華大學的學生印奇、唐文斌、楊沐聯手創立,他們三人的經歷就像現實版的“中國合伙人”一樣。由于對計算機共同的興趣,在清華相知相識,成為了好朋友。而一次偶然的機會,讓印奇看到了人臉識別技術的巨大前景,在其他兩個人的支持下,共同創立了曠視科技。

叔本華曾經講過這么一句話,天才之所以是天才,是因為天才能夠越過現象認識到事物的本質。在人工智能還未流行的2011年,就著眼于人臉識別技術的印奇無疑是真正意義上的天才。他通過搭建face++云平臺來展示公司的技術和品牌,這個face++的云平臺其實就是一個“技術——產品——數據”的生態循環鏈。印奇用人臉技術作為支撐創造出產品,同時又借助使用這款產品的用戶上傳的人臉數據,進一步提升人臉識別技術。

僅僅三年時間,曠視科技就成為了國內人臉和圖像識別技術水平最高的公司,被稱為AI屆的獨角獸。隨之而來,是外界的各種美譽。印奇在福布斯”30歲以下青年領袖榜單中“排在科技企業家榜首,入圍了第九屆“中國青年創業獎”等等。

與此同時,曠視的人臉識別技術也被馬云看到了。馬云選擇曠視作為合作伙伴,為支付寶開發人臉識別模式。開創了如今的“刷臉時代”。一時之間曠視遍地開花,形成了face++安防、face++零售、face++金融等業務。

02科技公司的“富貴病”何時能好?

天才也有自己的局限性。印奇靠技術立身于商界,卻沒有足夠的經驗來管理公司。使得剛一面世就備受好評的曠視科技陷入了盈利虧損之中。

印奇認為曠視科技是靠技術驅動的公司。在業內,眾所周知曠視科技是一家“天才公司”,里面的員工非清華即北大,科研氛圍十分濃厚。將技術作為中心的印奇甚至將曠視總收入的一半都拿出來投入到技術研發上,在消費互聯網、城市物聯網、供應鏈物聯網領域的研發、產品試產拓展等方面一直保持著大規模的投入。

從《投資時報》中可以看到,從2017年到2020年前三個季度,曠視科技雖然營業收入較高,但是依舊有著大量的虧損。一直到2020年九月,公司累計未彌補虧損為142.5億元。在報告期內,曠視科技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04億元、8.54億元、1.26億元和7.16億元,總體來看經營趨勢較好。但是如果看公司的凈利潤,那可真是一言難盡。在這期間的凈利潤分別為-7.75億元、-8.54億元、-28億元、-66.43億元和-28.46億元。雖然曠視的營業收入過億,但是仍然無法彌補資金虧損的缺口。

按理來說技術是曠視的立足之本,投入大量的研發費用創新科技,好像也沒什么錯。但實際上在技術與盈利之間,還有一個變現的橋梁。在還沒有建立橋梁之前,面對已經投入的資金,曠視科技與投資機構都處于騎虎難下的境地。

產品無法商業變現,就意味著沒有營收支撐公司開展新的業務,也沒有足夠的資金人才引進與穩定團隊,甚至會讓市場開拓無法達到預期。

面對如此窘境,不得不說曠視提交IPO申請,也算走了一步好棋。

03 在技術與盈利之間曠視該如何搭建橋梁?

對于所有的AI公司來說,要想有長久的發展,一方面靠先進的技術,另一方面依賴技術的變現能力。換言之,技術是點,應用場景就是技術要落地。

對于曠視科技來說,他們并不缺少Brain++天元深度學習框架是曠視AI技術能力的代表,實現了從AI生產到應用各環節的全面覆蓋,是一站式、全流程的人工智能專業解決方案。

依靠Brain++,曠視參加cvrr2019wad、cvpr2019fgvc、cvpr2019ntire三項挑戰賽,拿下了6項世界冠軍:2019年首屆中國人工智能—多媒體信息識別技術競賽上,曠視在人臉識別、旗幟識別、相似圖像檢索三個項目中奪得了冠軍。

除此之外,根據招股書披露的信息,截止2019年三季度,曠視擁有專利576項,這在整個AI行業中都是遙遙領先的。

曠視擁有如此多的專利與遙遙領先的核心技術,但為什么還會營業虧損,無法盈利呢?

這就要說到應用場景了。從2017年開始,人工智能一直是我國市場上炙手可熱的賽道之一,眾多AI公司紛紛搶跑。作為領頭羊的曠視雖然一直領先,但是由于太過于注重技術的發展,而忽視了用戶需求與應用場景,始終沒有商業化的成果。

例如對于用戶而言,識別率高達97.27%的曠視科技face++與其他95%以上識別率的產品是沒有本質上的區別的,既然都是刷臉,識別率相差也沒有太多,僅僅靠著超越其他產品2.27%的識別率,曠視科技很難在一眾產品中一鳴驚人。而為了保持這一層微弱的競爭優勢,曠視又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這顯然是一件十分不明智的行為。

以曠視云端人臉識別身份驗證來說,在2018年全國有超過70%的安卓手機全都在使用曠視科技的人臉識別技術,其中國產手機大戶小米、oppo、vivo全是曠視重要的客戶。但即便如此,2018年曠視在科技消費物聯網板塊收入也只有可憐的2.65億元。

手機人臉識別市場是有飽和的。學聰明了的曠視開始放眼于更多的場景;但曠視就像無頭蒼蠅一樣,開始在各個應用場景中四處碰壁。

先是國內各大手機廠商都自研解鎖技術,使得曠視的人臉技術在手機的應用上遇冷。緊接著是曠視科技與螞蟻金服的合作終止。

在這之前,曠視科技為螞蟻金服的芝麻信用提供身份認證解決方案,并且收取螞蟻金服所收費用的85%。但是為一項技術交付85%的費用之多,對于螞蟻金服來說,這并不理想,與其長久的為技術付費,不如拿出一筆資金自己研發這項技術。于是在2019年,螞蟻金服研發出了自己的身份認證解決方案,終止了與曠視科技在身份認證方面的合作。

2019年初,曠視科技將公司名稱從“face++”改為“megvii”,想要從單一的人臉識別走向更多的應用場景中。印奇曾經將曠視的戰略形容為“1+3”其中“1”指AI生產力平臺,“3”是指消費、城市、供應鏈三大物聯網。

也許印奇的初衷是好的,但在競爭力強勁的AI行業,曠視的多賽道嘗試顯得手段十分稚嫩。不僅沒有找到適合的應用場景,將技術落地,實現技術到盈利的轉換,還因為高昂的研發費用,讓自己落入到如此尷尬的境地。

AI行業是技術資金雙密集的行業,印奇已經用實踐證明了用資金推進技術,卻因為忽視市場與用戶需求,而在這條路是走不通的。如果將來曠視依舊不能以高效經濟的方式進行技術革新,并且無法找到產品的應用場景,或將對企業發展造成難以估量的影響。

縱然天才如印奇,在面對曠視科技發展中的障礙時,也會束手無策。

本文原創于藍科技 未經授權任何網站及平臺不得轉載 侵權必究。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人工智能 獵頭職位 更多
掃碼關注公眾號
OFweek人工智能網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漂亮少妇被修空调侵犯在线